白斩郴九虎

试着写了一下山东卷(24小时图书馆那个)

刺客约翰A.JOHN:

跑题了哈,有一点伏笔。
冬夜,公交站牌4869旁边,只有一个小书店在漫天大雪里闪着温暖的微光。
一个老人裹挟着寒风走进小书店,带进来几片雪花,他搓了搓手,在门口跺了跺脚,抖掉身上的积雪。
老旧的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灯下看书的少年似乎被他打扰,抬头看了眼老人,说了一句“欢迎光临”,声音糯糯的。
老人不好意思地冲少年笑了笑,然后走进书架间徘徊了一会儿,拿下一本书。
他穿着走路很利索,腰板挺的很直,从背面甚至猜不出年纪,但皱纹已经被岁月深深地刻在脸上。
老人感觉背上被盯的灼热,便转过身看了看。
他看见一对金色的眸子映着暖光。
少年站起来,把角落的灯往老人的方向照了照,示意老人可以坐在柜台旁边看书。
老人表示了一下谢意,坐了下来,把书摊开放在远处,用手指着读,废力地辨认着书上的字。
少年看了看书脊,上面写的是《欧.亨利》,他放下自己手上的书,
“喝点咖啡?这雪一时半会停不下来。”
“不加糖,加奶2:1,麻烦了,谢谢。”
不一会就从里屋飘来了咖啡的香味,在这个寒冬里显得无比诱人。
咖啡的香味让老人清醒了一些,他把书拿近了一些,放在柜子上读。
“我记得你原先不爱喝咖啡,岁月连顽固的口味都修改了。”少年端着两个飘散着香味的黑色的马克杯走来。
“我可没有……”老人刚想说少年有点失礼,突然想起来点什么,又马上忘掉了,他有点懊恼,端起来咖啡喝了一口。
出乎意料,不烫口。
老人抬头看了看少年,对方正小口嘬着咖啡,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上那本书。
老人似乎又记起来一些东西。
接着他看见少年手上的书随着他的眼神正在一行一行写满奇怪的字。
老人起身,下意识把手伸向后背——
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少年看了看老人的眼睛,深陷眼窝那对瞳孔开始恢复他本来的神采,角膜也不再混浊。
那是对很漂亮的紫色眼眸,有着和以前一样的凌厉。
少年笑了笑,放下书,他弯下腰,从柜台下面抽出一把长刀,“我觉得现在可以把它还给你了,胜利者。”
老人拿起那柄长刀,刀柄粗糙的手感带来一丝久违的熟悉。
他试着挥舞那把刀,一开始笨拙的动作,让少年不禁发笑。
“这种光辉的时刻要拍下来跟所有人共享。”
少年露出嘴角的小虎牙,拿着不知道哪掏出来的老式相机给老人拍着照。
老人竟然不感觉生气,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现在他并不想维持那种矜持,有礼的形象。
“啪嗒”老人踩到了风衣的带子,摔倒在地上,碰掉了柜子上的书籍。
“果然老了,不中用了”他心理苦笑了一下,伸手去捡地上的书,然后他怔住了。
他的手上没了扭曲的血管和皱纹,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修长的,年轻的手,上面还有少许薄茧。
老人很惊讶,他慌忙地拾起了书站了起来,他有点不知所措,看向少年。
少年放下相机,笑盈盈地看着他。透过少年金色的眸子,老人能隐约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。
“好久不见”少年的声音开始变得熟悉起来。
书中掉出一片绿叶。“老人”下意识拾起它。
接着记忆开始疯狂地涌回大脑。
他蹲下身子,依稀中能听见少年的声音——
“朋友们,他回来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195)

  1. 白斩郴九虎刺客约翰A.JOHN-不成触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